亚洲视频日本有码中文_free性欧美tv潮喷frSex_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播放_中文字幕无线乱码酒肉世界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、欧美、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,以及高清美眉图片、激情小说。欢迎收藏

   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得很早,虽然昨天我在女友身上奋战了一晚上,直到凌晨三点我们才睡下,但是不知为何,我一点也没觉得累,而且我总觉得昨天有什么事情没干,但是又想不起来。当我低头看着还在我臂弯里正枕着我肩膀、流着口水熟睡的女友,不由得笑了笑,小媛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睡相。

      正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我拿起手机也没看是谁打来的就按下了接通键,然后就听见了老三那幸灾乐祸的声音:“老大,你惨了……陈女王的课你都敢不去,女王发怒了!”

      听着老三的话,我终於想起了我昨天忘记了什么!操的!这下真的死定了!

      “我操!我忘了!那个……女王大人说什么了?帮我兜着了没?”

      听老三说完,我也不困了,这要是还能睡着我就是神了。因为陈女王不是别人,正是全校公认的美女教师陈蕊!因为她在我们眼中是个女强人,办事雷厉风行,而且人也很精明,她的课我们是一节都不敢逃,不过这次我算是结结实实的逃了一次课。

      唉……要不都说红颜祸水呢!

      “兜着?您真看得起我,我哪敢啊!你想想啊,阶梯教室都坐满了,就空了一个位置,你说我怎么给你兜着?她问有谁没来,我们只好说你病了。”

      老三说话的语气很委屈:“结果女王大人根本不信,然后她竟然亲自去宿舍找你了……我看你还是赶紧去找她认个错吧,学分你伤不起啊!”

      “天啊……这下惨了!我这就回去!”

      我连忙关掉了电话,准备穿衣服回学校,不过此时小媛被我的动作弄醒了,睡眼惺忪的看着我在穿衣服,伸手擦了擦挂在嘴边的口水,然后抓住我的衣服,一用力就把我拉回到了床上,同时雪白的娇躯往我身上一趴,死死地搂住我,口中娇滴滴的说:“老公~~干嘛去啊?再陪宝宝睡会吧!”

      “呃……小祖宗,再睡,你老公的命就没了……”

      我轻轻地推开女友,把陈女王找我的事情一说,女友也不困了,跟着我一起穿好衣服退完房间,就往学校赶去。

      还好我们开房的酒店离学校很近,走路也就二十分钟,当我们回到学校后,我先把女友送回了宿舍,然后一路小跑直奔第一教学楼。谁承想我只顾着低头快跑,没想到刚跑进教学楼的大门,就跟一个穿着紫色上衣、白色长裤的美女撞在了一起,在美女的一声娇呼中,我们两人轰然倒地。

      “你没事吧……啊!对不起,女王……不是,对不起,陈老师!我不是故意的!”

      当我缓过神来,出口正想道个歉,不过当我看清这个被我撞倒在地的美女时,我的心差点没跳出来,顿时吓得我语无伦次!这个女人正是陈蕊——陈大女王!

      “疯了!跑这么快!有鬼在追你么!”

      陈蕊被我压在身下,两只桃花眼狠狠地盯着我,这目光就像是要把我挂在教学楼门口示众一样:“还不起来!你想压在我身上到什么时候?赶紧拉我起来!”

      我听到陈蕊的话才注意到,我们现在的姿势是多么暧昧:只见陈蕊的两条美腿一左一右的大开着,撑在我腰部两侧的地上,两只玉手则是撑在我的胸膛上,一张可爱、娇艳的俏脸距离我的脸也就两指宽的距离,就连她吐出来的气息我都能闻得一清二楚;而我则是趴在陈蕊的娇躯上,两条胳膊撑在她螓首的两边,而我的腿好死不死的正好处在陈蕊的两腿中间,更让我尴尬的是,我胯下的那个部位正好顶在陈蕊的那个敏感之处上……

      “啊!对不起!对不起!”

      我连忙从陈蕊的身上爬起来,边爬边道着歉,同时我伸手抓住陈蕊的玉手,把她拽了起来。这个过程让我很享受,因为陈蕊的玉手真是柔嫩,入手之处尽是一片丝滑。

      “第一!你逃课了,还撒谎说你病了;第二!你在教学楼里大声喧哗,影响他人学习!”

      陈蕊站起身拍了拍身后的灰尘,然后板着一张俏脸死死地盯着我,口中细数着我的不是:“第三!我很遗憾的通知你,你的论文没过,所以你必须再写一篇,而且在下个星期日之前必须交给我!不然的话……哼~~哼~~当心你的学分!”

      要说前几个问题呢,我心服口服,但是最后一个问题可是要了我的命了!我天生对写作有种无力感,各种的无力,就是那个没过的论文,还是小媛替我写的呢!

      “不要啊!女王……不是,陈老师,陈大人,您放过小的一马吧!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您原谅小的年轻不懂事,您……”

      没辙了,贫嘴大法发动,不过,貌似、好像没有效果。

      “哈哈~~来,亲~~看我的口型。”

      陈蕊笑着打断我的话,指了指自己的嘴,示意我看着她的口型,而我竟然还真听话,就这样死死地盯着她的小嘴。不过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什么狗屁口型,而是陈蕊那性感的樱唇、洁白的贝齿、鲜滑娇嫩的香舌。

      “你……做……梦……”

      我随着陈蕊的口型读了出来……尼玛!五雷轰顶!

      “好了,赶紧去弄论文吧,我看好你哦~~亲~~”陈蕊说完冲着我狐媚的一笑,然后扭头就走。我看着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形、浑圆白皙的双腿……美啊!

      真美!不过老话说得好:“美丽的女人是老虎”不过在我看来,陈蕊简直就是一个狐狸精,而我现在就已经被这只狐狸精迷住了。不过理智还是压过了欲望,眼前的论文可比女人重要得多!

      没办法,我只能垂头丧气的走出了教学楼,满脑子都是那可恶的论文。谁承想我刚出门,突然间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到了楼门口的柱子后,紧接着一个白影扑到了我的怀里,在我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,一股幽香连带着一条温热柔软的物体,钻进了我因为惊吓而正大张着的口中,拼命地在里面游移着,同时一个灵活的物体也在我的裤裆上用力地揉搓着……

      当我定睛一看,靠!竟然是是林夕雪!她今天穿得还真是非常清纯,白色的无袖连衣长裙、露着娇嫩美足的凉鞋,真像邻家女孩一样。

      “呜~~呜~~等等……停……不要……我叫了啊……我真的叫了啊……雅蠛蝶……”

      当我看清是谁后,便躲开了林夕雪的舌头,同时我的两条胳膊便抱在了林夕雪的纤腰上,低头看着她的动作,并出言挑逗着她。

      “呵呵,学得真像呢!嘻嘻~~”林夕雪被我逗得娇笑不止,手上也停下了动作,踮起一双小脚,两条粉臂环抱在了我的脖子上,娇声问道:“老实交代,昨天晚上你和小媛做了几次?不许骗我!”

      “四次。”

      我说完神情一愣,紧跟着说道:“等等,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才像是我的女友,而小媛变成了我的情人啊!”

      “嘻嘻~~放心吧,她是正我是副~~我不会争的,也没资格争。”

      林夕雪笑着说道,说完便把螓首贴在了我的胸膛上。虽然林夕雪是笑眯眯的说着,可是我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酸楚,心里不知怎么的,有点开始怜惜起她了。

      不过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情况!这是教学楼门口,要是被某个学生发现他们的“女神”林夕雪正被一个男人拥在怀中,那我肯定会变成“屌丝公敌”的。想到这我不禁推开林夕雪的娇躯,出言道:“放开吧,这样不太好。”

      “嗯?怎么了?”

      林夕雪抬起头,眼中带着失望的神色看着我:“你不喜欢我?”

      “汗!这是什么地方?教学楼门口哎,被学生发现我就死定了!”

      我轻轻刮了林夕雪的瑶鼻一下,柔声说道。

      “嘻嘻~~今天是星期六好吗?现在的教学楼除了值班教师,就剩下我们学生会的人了。”

      林夕雪娇笑一声,就又扑进了我的怀里:“你要是还觉得这里不好,那我们换个地方。”

      说完,林夕雪拉起我的手就跑,我就这样被她拉着,一溜小跑的来到了一楼的厕所门口。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,今天我还得再把林夕雪喂饱了,男人多命苦啊!

      “既然我无法选择被林夕雪“强奸”的命运,那么,就让我享受她吧!”

      想到这,我反客为主,一把拽停想要把我带进女厕所的林夕雪,然后弯下腰,左手托在她的两条腿弯处,右手托着她的后背,在林夕雪的娇呼声中把她抱起,转身踹开男厕所的门,也不管里面有没有人,就这样把林夕雪抱着走了进去。

      进去后,我抱着她来到一个隔间里,此时林夕雪挣扎着从我的臂弯里挣脱出来,反手把隔间的门锁上,然后疯狂地扑进我怀里,亲吻着我的脖子和脸颊,右手则撩开我的衣服,顺着我的腹部一直向下,伸进了我的短裤里,一把攥住我那已经肿胀发硬的肉棒,来回地套弄着;左手更是牵住我的右手,主动放到了自己的胸部上,让我玩弄她的一对玉乳。

      “尼玛,转过身去!手扶在墙上,两腿分开!对,就这样!”

      我被林夕雪这样的挑逗弄得又开始欲火焚身了,於是指挥着她摆姿势,而林夕雪也相当顺从,乖乖的转过身去,按照我的要求摆好了姿势,然后扭过俏脸冲我眨了眨眼。

      靠!这小骚货,老子今天非把你干趴下不可!我也不废话,撩起林夕雪的裙子,把裙子推到她的腰上,这时我发现林夕雪裙下是真空的!她竟然没穿内裤!

      我“嘿嘿”一乐,然后掏出我已经硬到不行的肉棒,向前一步顶在林夕雪那已经湿滑不堪的小穴口上,腰部向前使劲一顶,整根肉棒便“吱”的一声一插到底!

      “哦~~”林夕雪在我插进去的同时仰起螓首,口中发出了一声娇吟,然后她竟然主动用自己的翘臀向后顶着我的肉棒,口中同时大声娇嗔道:“哦……好硬……好热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用力点……唔……顶得好深……呀……”

      “靠!你个骚货,竟然不穿内裤……呼~~就出来了……呼~~真滑……不过……有点松啊,是不是让黑鬼干松的!”

      我左手扶在林夕雪的小蛮腰上,右手抓住林夕雪的长发,用力地向后拉扯着,同时我的下身使劲地向前顶着她的翘臀,这间厕所里顿时充斥着“啪~~啪~~”的肉声。

      “对……是让黑鬼……干松的……呀……他们的鸡巴……嗯……好大……好长……好粗……呀……顶到了……你顶到我了……用力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唔……唔……不要停……我好爽……”

      林夕雪大声的回应着我的羞辱,同时用她的翘臀向后挺动着,配合着我的插入。

      “哈……喜欢他们……呼~~的鸡巴吗……呼~~是不是……他们让你……特爽啊……你个骚货……贱货……真滑……”

      看着林夕雪的骚媚,我一边在她身后操干着她的小穴,一边笑着继续出言羞辱着她。

      “喜欢……啊……我好喜欢……啊……不光我……喜欢……嗯……好深……

      哦……萧梓媛……也喜欢……啊……她被……黑鬼……干的时候……哦……比我还骚……还贱……嗯呀……又顶……到了……唔……她……喜欢……双插……还喜欢……玩“三明治”啊……好爽……”

      林夕雪真是口无遮拦,竟然这么说我女友,妈的,是可忍孰不可忍!干死你!

      我不再说话,就这样从林夕雪的身后用力地干着她,也不讲究什么技巧了,每次都是快要完全拔出来,然后再使劲地插回去,下下都能顶到林夕雪的子宫,只顶得林夕雪浪叫不止,估计这时候我说要干她妈她都会同意。

      “贱货,过来,我们换个姿势!”

      说完我抽出肉棒,坐到了坐便器上,林夕雪经验丰富,知道我想让她在上面主动获取快感,於是她“嘻嘻”一乐,分开两条美腿,跨立在我的大腿两旁,左手扶在我的肩膀上,然后用右手攥住我的肉棒找好位置,用力地向下一坐,我的肉棒就又回到了林夕雪的小穴中。

      就这样,林夕雪自顾自地坐在我的胯上,用小穴主动上下吞吐着我的肉棒,而我的双手趁机一边一个的握住她的一对玉乳,用力地揉捏着,直捏得林夕雪大声喊痛又大声喊着舒服……

      就在我们这样疯玩的时候,厕所的门却突然开了,两个男生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,这下吓得林夕雪赶紧停止了动作,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,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    这时隔间的门外传来了男生小便的声音,同时,这两个男生还在谈论着外语系的系花名号到底应该属於谁。

      不过这两个孙子的谈话内容却让我又喜又怒!

      “耗子,我看这一届外语系的女生就萧梓媛、黄敏和王姗不错,要身材有身材,要长相有长相的。还是上届好,有个林夕雪,女神啊!”

      这声音我听过,学生会的一个外号叫“石头”的男生,很猥琐的一个人。

      “嗯,尤其是那个萧梓媛,我操,那皮肤真白,腿也又长又直,最重要的是那双小脚丫。天啊,有次我看见她和男朋友在食堂吃饭,她男朋友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,边吃边玩着她的小脚,看着他们我当时就硬的不行了~~唔,又硬了,撒不出尿了!”

      这个声音的主人外号叫“耗子”外语系的臭流氓一个,最早打林夕雪的主意,后来被林夕雪骂了一顿。

      不过“耗子”说的这事情我倒是干过,当时我的心理还处在轻微凌辱女友状态,没敢玩大的。

      这时候林夕雪趴在我耳边,轻声说道:“嘻嘻~~说不定哪天小媛也会被别的男生带到厕所里操哦!”

      说完,林夕雪的娇躯竟然上下动了动,然后她冲我一乐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就这样极为缓慢的,上下起伏着身子,用小穴套弄着我的肉棒。

      我靠,这个骚货!不过这样很爽,就在一门之隔的外头,有两个猥琐男在谈论着我的女友,而我正在门后跟他们心中的女神做着爱,这真尼玛刺激!

      “哈哈哈~~你个色鬼,吃苦头了吧?不过你说的我举双手赞成!要不要试试把萧梓媛撬过来?”

      “石头”竟然想撬我女友!我靠,找死呢吧!

      “你去吧,我心理上支持你。你也不看看你的身高,人家的男朋友比你高一头还富裕!长得也比你帅,你拿什么撬啊?”

      呵呵,这个“耗子”看得还算明白。

      “滚蛋!她男朋友要是个银枪蜡头呢?我这不就赚了吗!老子可是能坚持半个小时的人!”

      我去,你个混蛋!你才银枪蜡头!你全家都是银枪蜡头!再说了,不吹能死啊?

      “我操~~我走了,你个王婆卖瓜的货!”

      “等等我……”

      等这俩傻逼走远了,我才发现林夕雪趴在我身上已经快要乐岔气了!

      “哈哈哈~~银枪蜡头!哈哈哈~~”林夕雪丝毫没有估计我的面子,大声地笑了起来。

      “我操!让你说,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这银枪的威力!接招!”

      说完,我的两只手抱住林夕雪的翘臀,腰部用力,直接把她抱了起来,而我的肉棒这时还插在林夕雪的小穴里,就这样把林夕雪抛上抛下的干着。

      “嗯……来……干死我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这样更深……唔……今天……你喂不饱我……你就……别出这门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我爱死你了……啊……”

      林夕雪彻底地疯狂了,而我也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    我和林夕雪的战事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,各种姿势基本都用过了。而我的预感也应验了,因为直到我射了两次,林夕雪高潮了三次方才罢休,而我已经筋疲力尽了。昨晚伺候女友了四次,还没休息好,这又给了林夕雪两次,我早晚得死在女人身上!而林夕雪下面的话才叫做真正的“不祥”。

      “下个星期日是文化节,每个系都要出节目的……最少一个,多了不限……你们经济系的也必须出一个……我已经把你们宿舍的几个人报上去了,你们商量着演什么吧!嘻嘻~~这事已经不可更改了哦!嘻嘻~~”

      林夕雪坐在我身上,美目含春的看着我,娇喘着说道。

      “大姐,有你这么坑爹的吗?”

      我一脸的黑线,尼玛!论文和节目,让我如何选择啊?